Like the hand of a dead woman who is seeking to cover herself with a shroud.

【推荐整理】b站始皇or秦相关纪录片及公开课

★纪录片

1.《东方帝王谷》(虽然某些小细节有哗众取宠之嫌但瑕不掩瑜,值得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84328

2.《复活的军团》(主要介绍秦兵马俑相关研究及秦的法律政治历史文化工程建设等等)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2440

ps 这个纪录片有个同名书可以看一下,详细描述了兵马俑发现发掘过程及研究成果,尤其是作者以冷静又感性的笔触发现兵马俑那一代人的命运转折,最后的《孤愤》赞美了那些用热血与生命换来和平与统一的秦军士兵,让人非常感动

3.《从秦始皇到汉武帝》(前两集讲陛下,以一种感性的方式探讨秦始皇内心与政策动机...

【整理】资治通鉴中的昭王



★囚禁×1

秦王令一将军诈为王,伏兵武关,楚王至则闭关劫之,与俱西,至咸阳,朝章台,如籓臣礼,要以割巫、黔中郡。楚王欲盟,秦王欲先得地。楚王怒曰:“秦诈我,而又强要我以地!”因不复许,秦人留之。

★囚禁×2

或谓秦王曰:“孟尝君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哉!”秦王乃以楼缓为相,囚孟尝君,欲杀之。

★稷儿:不高兴

楚人告于秦曰:“赖社稷神灵,国有王矣!”秦王怒,发兵出武关击楚,斩首五万,取十六城。

★稷儿:来,正面怼我(我反手就是一个核弹白起)

韩公孙喜、魏人伐秦。穰侯荐左更白起于秦王以代向寿将兵,败魏师、韩师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级,虏公孙喜,拔五城。秦王以白起为国尉。
  秦王遗楚王书...

【整理】韩非子与战国策中的昭襄王嬴稷片段

《韩非子》
1.与天神下棋的稷:

昭王令工施钩梯而上华山,以松柏之心为博,箭长八尺,棋长八寸,而勒之曰:“昭王尝与天神博于此矣。“

(译文:秦昭王命令工匠用钩梯登上华山,用松柏的心做成一副棋,银子长八尺,棋子长八寸,并刻上字说;“昭王曾在这里和天神下过棋。”)

2.遂绝爱道的稷:

秦昭王有病,百姓里买牛而家为王祷。公孙述出见之,入驾王曰:“百姓乃皆里买牛为王祷。”王使人问之,果有之。王曰:“訾之人二甲。夫非令而擅祷者,是爱寡人也。夫爱寡人,寡人亦且改法而心与之相循者,是法不立;法不立,乱亡之道也。不如人罚二甲而复与为治。”一曰:秦襄王病,百姓为之祷;病愈,杀牛塞祷。郎中阎遏、公孙衍出见之,曰:“非社腊之...

【瓶邪】百世荒唐

百世荒唐

——你在等人吗?

——是啊。

——真巧,我也在等人。

1

小珂咬着草莓味的棒棒糖,啰嗦着腮帮子咬碎,糖汁融化在舌头上甜得她直皱眉,盯着手上咬得稀巴烂的半块糖犹豫着要不要扔了。

冷风飕飕,她紧了紧衣服领子,露在寒风中的手腕衣服袖子里缩了缩。

再抬头就看见了一个高高瘦瘦的背影,小珂把剩下的半块糖也咬碎在牙齿间扔掉半截棍子,忍不住抬起脚快速往前走了几步,眯着眼睛才看清是个穿着黑色薄卫衣的男人。

金黄色树叶铺了一地,只是因为潮湿脚踩在上面不会有期待中的清脆碎裂声。

她拿出手机随意拍了一张发给闺蜜,报怨待会环卫阿姨不要把这些扫掉才好。

闺蜜表示并不理解自己这些矫情的小心思。...

【all邪】一线烛(一)

warning:狗血

偶尔吴邪会从琐碎枯燥的生活中让自己大脑暂停下来,细细回想自己能记起的关于那个女人的点点滴滴,那个吴二白口中“漂亮固执”的母亲。吴邪清楚记得吴二白说这话时淡淡瞥了自己一眼,抽了一口手中夹着的黄鹤楼,侧半边脸隐在暗黄灯光影子里,四周烟雾缠绕,那一眼眼底一闪而过微妙的情绪让他脊背一片冰冷。实际上只有九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他大概只是感受到“敌意”罢了。
张起灵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吴邪慵懒地侧靠在床头的样子,少年细长白皙的手臂露出衬衣一小截,修长的手指抓着手机放在耳边,大概是太困的缘故,说话声音软濡得像撒娇。张起灵走近把牛奶放在旁边才听清电话内容。
“周末可能回去……”
“小哥这里很

Headless Christ (神父与十二的一些段子)

很久之前写的,tag太冷,来加点人气。
十二啊,你什么时候出场啊。

Beautiful

花九卿第一次见到神父的时候,是一个挺太平的年岁,他还不曾正式加入青帮,不曾在一个雾霭沉沉的天际坐着那条有些破旧的船沿着京杭大运河北上天津卫,甚至对于青帮只是一个颇模糊的了解,他只是以金先生养子的身份住在恬静优美的杭州,静候一场有些仓促的转变。
神父那时候整天跟在飞扬跋扈任性胡闹的金明锈身后,总是笑眯眯的神色中带着无奈,要么一家一家敲开街坊邻居的门代替闯祸的大小姐赔罪,事后还要遭到大小姐言语上的人格侮辱 ;要么给大小姐深夜写请假条,原因是金明锈英文实在差的要死。神父的英文他见过,一手漂亮飘逸的意大利体,看着像装饰花...

【all邪】凡夫俗子(一)

warning:all邪

黎簇第一次看见吴邪的时候,烈阳炙烤着早已烧的红透的脸,空中悬浮的灰尘无休止的做布朗式运动,眼前的一切景人扭成了光怪陆离的暗黄色画作,一时分不清究竟是晴天还是雾霾。人在集中精力的时候,感官接收的一切信息都被放大无数倍,敏锐的令人无力。
他并没有看清吴邪的长相,站军姿时眼睛不允许乱瞟,也没有听清吴邪跟自己连长潘子说了些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那个瞬间之所以令他如此深刻,完全是因为在随后的那一刻,在大太阳下在烫似烧炭的橡胶操场上,在剃着三毫米板寸头站了半小时军姿的新生狗面前吴邪和他女朋友完美的秀了一次恩爱。
那是个穿着天蓝色长裙的卷发女孩,个子比吴邪低了一头,吴邪帮她举着太阳伞,...

【吴邪中心】人人讨厌小三爷(娱乐圈论坛体)

Warning:讽刺向无cp

天涯娱乐社区:
众所周知的最近微博上闹的沸沸扬扬的《沙海》电影选角事件让我们这些原著粉纷纷有了退圈保平安顺便保智商的冲动,作为一个手上拥有大量爆料的人看到一些nc智硬言论,忍不住淘宝上买了个号过来八一八那个小三爷。
先说明,我既不是邪粉也不泻粪,所有言论均为本人亲眼所见或者道听途说,反正是买的号我也不怕被人肉( ̄▽ ̄)
我就从他开始出道那会儿开始吧。
吴邪进入娱乐圈的前两年里都只是在几个电视剧里头演过酱油角色,不管演技还是颜值都没展现出来。有意思的是,这几个电视剧主角都是像张起灵解雨臣这样的大牌。
随后就是足以载入史册的国产网络剧里程碑之作,盗墓笔记。吴邪一炮打红,成为娱...

【吴邪中心微瓶邪】Are you really here?

火车行驶在前往二道白河的路上,天刚蒙蒙亮那会儿灰白的天幕下依稀可辨认出昨夜月牙的影子,直到彻底与天空混为一体。车厢的喧闹声与火车和轨道相撞的声响此起彼伏的传入耳朵,对面那个胖子撕零食包装给旁边女朋友的声音实在太过刺耳,而吴邪对此一动不动视若无睹。

他眼神平静的看着窗外,视线越过不远处的高速公路越过稀疏的枫叶林到达青蓝色山峦的顶层,如果不是仔细辨认是看不到那些连绵起伏的并不高的山峰的,虽然他的视力并不好。张起灵醒来坐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张起灵拿出自己的帽衫披在他身上,有温度的手碰到他脖子时他才意识到穿着短袖的自己在空调温度过低的车厢中已经冻得手脚麻木浑身冰冷,但他刚做了个梦...

【瓶邪黑邪】佛口蛇心(四)

warning:瓶邪黑邪


关根惊讶于自己听了两个男人相爱的故事后对同性恋的宽容程度,他竟然没有感到丝毫的奇怪。也许是因为在前后接受顺序上,他先接受了爱情,其后知道了性别。倘若张起灵一开始就告诉他故事的主角都是男人,他多半会感到尴尬无比。然而从生物学角度讲,两个男人的爱情实在正常无比,正如经过漫长的演化嘴的功能不只是吃饭还有接吻一样。

这是他坐在餐桌前想到的,黑瞎子坐在对面咬着面包打量他,似乎疑惑他今天怎么这么安静。面包的香味溢散在桌子周围,关根喝完粥擦了擦嘴,抱怨道,“我们为什么天天吃这种东西?”

“只有这些。或者你可以选择明天亲自动手做饭。”

“我不记得自己会做饭。”关根说这句话...

© 荼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