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the hand of a dead woman who is seeking to cover herself with a shroud.

【瓶邪黑邪】佛口蛇心(三)

第三章


如果说男人代表理性,女人代表感性,或者其实颠倒过来也可以,那么吴邪就是男孩,从头到尾,哪怕生理上长成了男人,这个结论也不会有丝毫动摇。

男人的坚毅勇敢等代表性品格在男孩身上像小小的树苗一样发育,可他依旧如此脆弱,无时无刻需要强大的人在他身边提防不安好心的人惊吓到那份纯真或者美丽的笑容,抵御魑魅魍魉将他推下悬崖,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漂亮是张起灵见到吴邪的第一印象,这种奇妙的印象带给他的冲击如此之大,几乎成了他之后人生十几年的唯一一点可以用来取暖的东西了。

吴邪从小有着严重的噪音恐惧症,正常人接受范围之内的稍高音都会引起他强烈的生理反应比如突然的眩晕恶心等等。因为这个,一家人从市区搬到了相对安静的市郊,等到高中不得不住宿时,吴家托人在六人间的学生宿舍包了个房子,但是吴邪毕竟还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再耐得住寂寞的人迟早憋出病来,在对全班都不怎么熟的情况下作为同桌更重要的是沉默寡言的张起灵成了第一人选。张起灵也欣然同意,毕竟这事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俩人安稳的相处了几天,吴邪还是觉得宿舍太过单调。张起灵安静没错,但是安静的让人有点受不了。比如中午午睡前吴邪想聊聊天,张起灵拿起了《自私的基因》,晚上睡觉前吴邪想聊聊天,张起灵趴在枕头上看《悲剧的诞生》,毕竟俩人认识没几天,吴邪也不好意思强硬要求别人陪自己聊天,更难以启齿的理由是张起灵的自身气场老是让人觉得向他提要求是件很尴尬的事情。吴邪无聊的翻着白天偷偷在课堂上看了好几遍的漫画书,琢磨着找个陪聊天的新室友。

于是有了黑瞎子。黑瞎子姓齐,是个潇洒的机车少年,传说中职业破校规者。不穿校服穿皮衣,不戴眼镜戴墨镜,耳朵不分场合插着耳机,张起灵是有些反感他的,不过吴邪不在意这个。黑瞎子原来宿舍的舍友也乐得把这个神经病扫地出门,于是黑瞎子卷着铺盖乐颠乐颠的搬进来。后来黑瞎子果真尽职尽责扮演好室友的角色,吃饭陪聊,睡前陪聊,热水帮打,卫生全包,俩人关系一日千里。

比起吴邪跟黑瞎子热情如火干柴烈火的友谊进阶,吴邪跟张起灵显然是顺利成章细水长流型的。

比如课堂课间睡着的对声音极为敏感的吴邪总会被难听的上课下课铃甚至老师突然提高的语调惊醒,之后骂娘抱怨恨不得砸碎学校的电子铃,有一次张起灵出于好心在铃声响起的瞬间小心翼翼的捂住吴邪的耳朵,如此几次之后吴邪才发现这一雷锋之举,表示感谢的同时不好意思的要求继续相帮。这么一来,就成习惯了。

比如吴邪终于忍受不了学校饭堂中午的喧嚣,拜托张起灵把饭带到宿舍,这么一来,又成习惯了。

比如吴邪怕自己记性不好总是耽误吃药的正确时刻,于是请求他觉得很靠谱的张起灵提醒他,终于又增加了个新习惯。

张起灵在模范男友的扮演游戏中不知不觉越陷越深,吴邪也习惯于这些细节甚至懒得去想是不是很麻烦别人。很多年后王胖子调侃这些都是追妻套路,几乎没人知道张起灵不过是在看到药瓶上头的英文出于好奇查了之后发现是抑制神经衰弱方面的药产生了微薄的同情怜悯以及深处的同病相怜。

无论是阳光下肆意奔跑的正常人还是黑暗中独自舔舐伤口的精神病患者,大抵都不如站在阳光下心里淌着血却要拼命模仿一个正常的人的轻度抑郁症患者活得累,活得尴尬纠结,活得茫然无措。

吴邪跟黑瞎子说起跳楼自杀,吴邪说,我要是自杀,最起码得跳一百米高的楼。

黑瞎子接道,我见过一个很漂亮的,跳起来特别爽。

欸?你跳过?

没有,十八岁以下禁止跳楼。

这什么臭规定,太不人性化了。

“跳楼死法太过难看,如果成功了死相凄惨,如果失败了,痛苦百倍。我不建议这种死法。”

黑瞎子跟吴邪惊诧的看向一本正经面无表情语调如同念悼词说出结论的张起灵,后者低下头继续沉浸在数学的海洋里,吴邪忙把头凑过去,“那喝安眠药呢?梦里就死了,轻松吧?”

张起灵摇摇头,“安眠药要弄够数量很麻烦,而且,过程很长,其间各种身体反应很难熬。”

“跳湖?”

“死相不雅观。”

吴邪“哦”了一声,郁郁不乐的把头枕在桌子上交叉的胳膊上瞪着张起灵的侧脸,黑瞎子嘴贱道,“你迟迟不自杀的原因该不会是还没找到满意的自杀方式吧。”

张起灵冷冷瞥了黑瞎子一眼,抽屉里拽出一张纸写下能做到的所有自杀方式比如触电割腕上吊等等,逐个分析成功率与成功后果或者失败后果,王胖子看热闹不嫌事大东拉西扯煽风点火,撺掇张起灵自己造个东西可以让吴邪瞬间气化,快速无痛。

这之后的很多年里,黑瞎子去过基辅到过梵蒂冈,从科隆大教堂到巴黎圣母院,大大小小的教堂像是神在人间的墓碑,石雕上天使们展开翅膀的姿态完美诠释了站在地狱门口为婚礼做准备的场景,他仰着头试图辨认出尖顶的样子,头上的帽子立马掉下去了。

他想到吴邪说自己打算考建筑系,开始不无恶意的猜测吴邪真实的想法就是建一个配得上自己的死亡的建筑,他从最高处跌落下来,仿佛天使堕入凡尘。吴邪那么美的人,倘若上帝非得带走他的灵魂,烦请将肉体也一并带走吧。



评论(2)
热度(29)

© 荼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