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the hand of a dead woman who is seeking to cover herself with a shroud.

【all邪】凡夫俗子(一)

warning:all邪

黎簇第一次看见吴邪的时候,烈阳炙烤着早已烧的红透的脸,空中悬浮的灰尘无休止的做布朗式运动,眼前的一切景人扭成了光怪陆离的暗黄色画作,一时分不清究竟是晴天还是雾霾。人在集中精力的时候,感官接收的一切信息都被放大无数倍,敏锐的令人无力。
他并没有看清吴邪的长相,站军姿时眼睛不允许乱瞟,也没有听清吴邪跟自己连长潘子说了些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那个瞬间之所以令他如此深刻,完全是因为在随后的那一刻,在大太阳下在烫似烧炭的橡胶操场上,在剃着三毫米板寸头站了半小时军姿的新生狗面前吴邪和他女朋友完美的秀了一次恩爱。
那是个穿着天蓝色长裙的卷发女孩,个子比吴邪低了一头,吴邪帮她举着太阳伞,她一只手轻轻挽着身侧人的胳膊,和谐无比。
他们是来挑会摄影或者写稿子的人进新闻部,福利是不用参加军训,要的人不多,真真是千里挑一。黎簇盯着前面人迷彩服上杂乱无章的图案,开始回想自己之前在想什么转移注意力……
前辈们告诫后生:防火防盗防学长,必须时时刻刻把防止学长抢走学妹们作为新生工作的重中之重。
然而在三观极正的黎簇看来,学长们很无辜啊,长得好看的自然而然就去抱帅哥学长的大腿,长得差一点的也在扣扣微信上跟学长聊的火热,这还用抢吗?嗯?!
黎簇没有大腿可以抱,只能去找基友诉苦。苏万看着好友苦逼的脸直想发笑,为了友谊天长地久,他还是严肃而真诚的提供了一条有建设性有价值的建议。
原来苏万带着萨克斯去校艺术团报名的时候跟一位自称黑瞎子会拉小提琴和二胡的学长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某次偶然在饭堂碰到坐在一起吃饭,黑瞎子身边还有一位帅哥,据说是建筑系的学霸级人物,而且两人似乎关系亲密。
建筑系小鲜肉黎簇陷入了沉思,苏万撺掇着有大腿不抱简直王八蛋,嚷嚷着什么亲上加亲。黎簇怒道,“还亲上加亲?你当媒婆拉郎配呢?!”
一语成谶。
学校给新生提供免费学长学姐做选课指导,黎簇走进咨询大厅终于在一大堆女生围着的地方找到了自个院的位置。东瞅西瞅找不到空隙挤进去,而且旁边女生还越来越多……身边有跟自己同样命运的兄弟相视一笑颇有惺惺相惜之感。等了一会才有好心人提醒他们圈里头的学长太抢手,不过他今天最多值班到12点,你们可以下午来,估计就没这么多女生了。
哦,那回吧。
中午果然有人在院群里槽这个,没多久就淹没在迷妹们疯狂的刷屏里,黎簇很快被科普了那位“抢手”的学长叫吴邪,比他们大一级,据说是建筑系的系草,货真价实的学霸,还是摄影协会副会长书法协会副会长,说话声音很好听穿的衣服很好看吧啦吧啦吧啦……
黎簇觉得这名字似乎在哪听过,正回忆着屏幕上弹出一条最新消息“你们别想了,人家是有女朋友的。”
群里静了三秒,正当黎簇感慨着这是哪位兄弟敢在迷妹们花痴的浪潮中逆势而行新的一波刷屏开始了……
“卧槽!学长亲口告诉我他没有女朋友!”
“你是嫉妒人家比你长得帅吧”
“嫉妒也不能瞎造谣啊”
“你这样肯定不会有女孩子喜欢!”
“也没有男孩子!”
……

-TBC

评论(9)
热度(58)

© 荼烟 | Powered by LOFTER